出身贫苦的迪亚斯如今却在不知不觉地做着伤害家乡的事情

五月底,在利物浦欧冠决赛输给皇马的几小时后,克洛普出现在巴黎当地的一家酒店里。

克洛普反戴着棒球帽,挎着一个手工编织包,上面缝着他的名字“Kloop”。这个包是路易斯-迪亚斯的家人送给他的,它来自于路易斯-迪亚斯的家爱尔卡罗(El Cerro)。

这款包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瓦尤包(wayuu)”。瓦尤是路易斯-迪亚斯出生的部落,目前瓦尤部落的很多妇女都以编织瓦尤包为生,她们凭借着自己精湛的手艺和对色彩搭配的天赋,将瓦尤包卖到了世界各地。

然而除了瓦尤包,当地还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事物,那就是塞雷洪煤矿(Cerrejon),但是,作为拉美地区最大的露天煤矿,多年来,塞雷洪煤矿已严重破坏了当地土著瓦尤人的居住环境。

“我们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这是无法挽回的伤害。”瓦尤部落领导人Luis Misael Socarras 告诉 The Athletic。“今天,这些矿山的作业严重破坏了当地环境,我们面临着灭族的危险。”

然而,每当路易斯-迪亚斯穿上利物浦球衣时,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他都在不经意地为一个与塞雷洪煤矿矿区有着密切联系的赞助商做着广告。

自 2010 年以来,利物浦的球衣赞助商英国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已向塞雷洪煤矿(Cerrejon)的所有者们提供了75亿美元(61.8 亿英镑)的融资。

此外,另一家与利物浦有关的企业安盛集团(利物浦训练基地的冠名商),也持有着嘉能可公司(塞雷洪矿区最大的三个矿商之一)超过 2200 万美元的股份。

2020年9月,联合国在发现该矿区“严重损害了瓦尤社区(哥伦比亚当地最大的土著社区)的环境和健康”后,要求哥伦比亚政府暂停该矿区的运营。2022 年 8 月,政府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 重申了这一立场,呼吁“逐步关闭塞雷洪煤矿”。

不过,塞雷洪煤矿的相关负责人,否认当地社区所面临的问题是由矿山引起的,并称采矿业为当地社会带来了很多诸如经济效益、就业增长等积极影响。

“在瓜希拉省,有一种树叫做Guaimaro,”环境保护律师Monica Feria-Tinto说:“这是当地独有的一种树,它的果实营养丰富,镁含量是香蕉的4倍,被视为超级水果。”

“但受矿山影响,Guaimaro这类树正在逐渐消失,能看到的越来越少了,偶尔在外边遇到一两个‘幸存者’,就总会让我想起路易斯-迪亚斯。可能是不屈的精神让我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为了与艰苦环境作斗争,自出生起,迪亚斯已经奋斗了30年。“

迪亚斯的父亲路易斯-曼努埃尔(Luis Manuel)曾是一名基层教练,在当地指导数百名矿工的孩子踢球,2017年1月,他还作为市长代表团的一员,与塞雷洪煤矿的领导人会面,揭露了困扰当地居民的许多问题”。

其中一个主要的问题,就是矿业公司的强行驱逐,造成原住民流离失所。瓦尤社区的领导人声称,由于塞雷洪煤矿,17个小村庄已经搬迁,而哥伦比亚矿业法规定,本国的所有矿产都属于国家,无论上面有没有人居住。

比如塔马基托(Tamaquito),小时候路易斯-迪亚斯经常陪着家人到这个小村庄来进行一些宗教活动。而就在15年前,塔马基托的居民被驱逐,他们被迁移到20英里外的地方,而据瓦尤领导人声称,塔马基托人现在的新社区,缺乏足够的饮用水资源。

人道主义协会Concern Worldwide的克莱尔汉娜(Claire Hanna)告诉The Athletic:“运输煤炭的铁轨还破坏了当地的供水系统,很多社区都是在搬迁补助很少的情况下被迫搬离了他们原来的土地,并且,绵延数英里的火车车厢是完全开放的,煤尘颗粒乱飞,而且噪音无穷无尽。”

而嘉能可矿业公司却表示:“我们专注于开展负责任的世界级煤矿开采业务,以保护我们的环境并支持当地社区。” 他们还称塞雷洪煤矿一直在试图与被搬迁的社区达成协议,并强调“征用一直被视为最后的手段,而且绝对尊重每个当地社区以及居民的权利”。

但在塞雷洪煤矿工作了37年的工会领袖伊戈尔-迪亚兹(Igor Diaz)表示,他因领导工会活动,收到过多次死亡威胁。并称这在哥伦比亚并不少见,激进分子经常面临来自准军事组织和类似团体的威胁。

根据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组织的一份报告,2020 年,哥伦比亚共有65名环保活动人士遇害,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然而,伊戈尔依然勇敢地谈论着塞雷洪煤矿对当地造成的恶劣影响。

“是的,我们需要工作,但我们更需要与当地居民团结在一起,捍卫我们的环境。”伊戈尔他说。“每开采一吨矿,就要挖出来七吨的土。因此扬尘污染非常严重,而最受影响的就是当地像瓦尤族这样的非裔哥伦比亚社区。”

在向联合国发出的呼吁中,瓦尤社区的律师声称,当地有400多次急诊和336,000例呼吸道病例都与矿场有着直接关系。由于全天24小时的露天采矿,生活在矿井附近的居民,经常会有头痛、鼻腔和呼吸系统不适、干咳、眼睛灼热和视力模糊等不适产生。

矿业的发展,也并没有像那些企业所说的那样,为当地做出了重要的经济贡献。食物短缺和疾病的传播,以及随之产生的营养不良问题,一直困扰着这个贫困偏远的地区。2017 年,美洲人权委员会向哥伦比亚报告,在过去的八年中,有 4,470 名瓦尤儿童死于营养不良或相关疾病,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五倍。

在五月对阵皇家马德里的欧冠决赛之前,迪亚兹的父亲透露,他的儿子儿童时期患有严重的营养不良。路易斯-迪亚斯效力的第一支俱乐部Junior Barranquilla的球探们,曾对他的身材曾感到非常担忧。

为了解决营养不良问题,塞雷洪煤矿也曾采取过措施。他们向参加足球训练的儿童分发食物代币。路易斯-迪亚兹曾因将代币捐赠给队友而享有盛誉,年幼的路易斯迪亚斯尽管身材不高,但他在分享代币时总是声称自己不饿。

针对塞雷洪煤矿侵犯人权的行为,TA记者也联系了利物浦以及渣打银行,但双方目前都拒绝置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