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经纪人:赋予图书“二次生命”的幕后推手

美籍阿富汗小说家卡勒德·胡赛尼的《追风筝的人》全球畅销10余年,累计销量达3200万册,超过包括《飘》在内的众多文学经典。在中国,它以500多万册的销量,成为近10年来在亚马逊、当当、开卷等畅销书榜上停留时间最长的文学类图书之一。《追风筝的人(十年珍藏本)》日前由世纪文景出版。有意思的是,出席该书首发仪式的重要嘉宾并非小说作者卡勒德·胡赛尼,而是胡赛尼海外版权经纪人钱德勒·克劳福德女士。

版权经纪人有多重要? 对于像胡赛尼这样腼腆且不喜欢抛头露面的作家来说,其作品的版权经纪人显得相当关键,经纪人替作家打理出版和版权事务,把他们介绍给出版社和读者。与《追风筝的人》类似,《穿条纹衫的男孩》《岛上书店》《风之影》等畅销小说的作者,从寂寂无名到世界文坛知名,版权经纪人都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在出版发达国家,畅销书的缔造往往和这些文学圈的专业“推手”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个默默无闻的作者,他的作品有可能获得巨大的成功,也有可能就此沉寂,多数时间,命运的分岔可能只取决于能不能遇到一个优秀的经纪人。令人遗憾的是,这种在出版业发达国家常见的版权经纪人制度,目前在我国还不多见。

据了解,在诸如美国等一些出版业发达国家,一部文学作品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经纪人的运作。经纪人不但能以伯乐的身份,帮助具有写作才能并渴望成名的业余作者变为驰骋文坛的千里马,也可以为名作家争取到更好的酬劳和更持久的影响力。

以《追风筝的人》为例。2003年该书在美国出版,2006年世纪文景将其引进中国,10年间 《追风筝的人》在中国图书市场引发阅读风潮,发行超过500万册,可谓创造了畅销奇迹。但是,这本现象级畅销书的版权之路并不如人们想象中那般顺利。谭光磊———一位版权经纪人,是这本书在中文世界最早的慧眼识珠者,他这样描述追风筝之旅的坎坷:“我们把书给很多出版社看过,但是最后总是得到各种理由拒绝出版。”这在钱德勒·克劳福德看来是常有的事。据介绍,作家的第一本书很难卖,因为出版社无法预估他们支付的预付金能否实现盈利。她说:“一个好的版权经纪人首要条件是独具慧眼。比如《追风筝的人》,作者先后将书稿寄给28位经纪人,27位都将书稿退了回来,他们不看好它的市场前景。直到第28位,这部事后被证明极度畅销的作品才有了转机。”

可见,一部作品的成功,除了书中主人公的悲欢离合牵动读者之外,经纪人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而从热销10年的《追风筝的人》到眼下大热的《岛上书店》,许多现象级畅销书,都有幕后推手———版权经纪人的作用。

版权经纪人把外国的好故事带到华语地区的读者面前,也把中国好故事送往世界。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一个好的版权经纪人,除了敏锐的判断力外,还需要具备扎实的“图书推荐”的基本功。

从2008年创立版权代理公司以来,谭光磊便把“写书讯”这件事看作是做经纪人的基本素养。

谭光磊认为:“一个精妙到位的书讯被称为版权代理推荐语,它往往从一开始便决定了一本书的命运。”

谭光磊前一段时间把 《琅琊榜》 的原著小说卖到了韩国,现在又着手将该书推向欧美图书市场。在《琅琊榜》“西行”的过程中,谭光磊遇到的困惑是:怎么向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们描述那个极具东方色彩的作品,并使人信服呢? 经过反复斟酌,最终他在 《琅琊榜》 的推荐语里写下:“中国版的 《基督山伯爵》”。这不仅避免了大量无用的描述,而且能使海外读者“秒懂”。在推荐加·泽文的《岛上书店》时,谭光磊写的推荐语则是:“这是一封写给爱书人的情书……爱书的人,通常很难拒绝与书和书店有关的故事,否则《查令十字街84号》也不会成为经典。”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作家多数是自己周旋于各个出版机构之间,商谈出版待遇,遇到版权输出的问题,更会因语言不通,不懂版权知识而陷入困境。如今,迟子建、艾米等越来越多的中国作家开始尝到经纪人带来的好处,他们的出现解放了作家,使其能更专注地投身于单纯的写作之中。作家麦家对媒体说,他曾对版权代理一无所知,即便他本人愿意承担翻译费用,也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输出自己的作品。如今,他的《风声》《解密》走出国门,《解密》还被收进著名的《企鹅经典文库》,成为中国第一部进入该文库的当代小说。在马德里,《解密》的宣传广告还刷上了18条公交线路。这些都是版权经纪人的功劳。

作为版权经纪人,谭光磊说:“有人形容我们的工作就是不停地飞来飞去,出现在一些国际书展的酒会上。但是人们看不见我们花大量时间阅读和撰写英文邮件,疯狂搜集海内外第一手的出版信息,当然还有看不完的书和书稿。这个工作很累人,但也很迷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