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运到亚运赛会浪潮中的“城”势而上

在杭州隆重开幕。极致的江南美学为代表的国风征服观众,“数字人”参与点火致意未来。

9月23日,杭州亚运会最后一棒火炬手汪顺和“数字火炬手”在开幕式上点燃主火炬

这场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之后我国举办的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国际综合性体育赛事,史上规模最大、项目最多、覆盖面最广的一届亚运会,点燃了“人间天堂”的现代活力,赋予了亚洲命运共同体新的“打开方式”。杭州亚运会必将与不久前刚刚闭幕的成都大运会一道,共同汇入大国盛会的史册,谱写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篇章。

成都与杭州,成为了今年以来中国面向世界敞开大门、广邀八方宾客的两场重要国际性赛事的主办城市。世界记住“中国时间”之时,也必然回味“成都时刻”与“杭州时刻”的多彩多姿。

一东一西,两座网友口中的“优等生”城市不谋而合地选择了“以赛谋城”的发展路径。我们能从不断延伸中国体育强国梦中,依稀窥见中国新兴城市以办大赛要赛进一步抬升城市能级的努力,窥见新发展阶段城市谋取转型发展新“尖点”的深远布局。后赛事时代,它们向国际一流城市进发的步伐,勾勒出东方大国软实力不断攀升的身影。

这种宿命般的偶然中,内里是更为深刻的必然。细细斟酌会发现,成都与杭州这两座城市,有着“世界上另个我”般的工整对仗:都是人文荟萃的古典城市,都有深厚的文化底蕴,都富独一无二的山水禀赋,都在新一线城市榜单上名列前茅,都是这几年来人口流入的目标城市,都因年轻人喜爱经常上热搜、成为互联网时代“网红城市”的典型代表。

在打造世界赛事名城的进程中,成都先后举办世界警察和消防员运动会、成都世乒赛团体赛、成都大运会等世界大型赛事,还将举办2024羽毛球汤尤杯、2025世界运动会。8月26日,国际乒联在蓉宣布,新创设的首届混合团体世界杯将于今年12月在中国成都举行。

杭州同样提出打造国际赛会之城。近年来先后成功举办了第14届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第5届世界水上运动大会、CBA联赛赛会制比赛等重大赛事。12月还将迎来2023-2026世界羽联世界巡回赛总决赛国际顶级赛事。

如此重视国际赛事打造,绝不是巧合。这两座向中国城市发展第一阵营冲刺的城市,选择继续跑在时代前列。它们不断描摹着一个有关“办好一个会,提升一座城”的预言,寻找那个体育产业、体育民生和体育赛事的紧密连结中,蕴藏的“城”势而上的重要机遇。

体育,是人类的另一种语言,有着独特的魅力。在众人印象中,国际性体育盛会,因其可观的溢出效应长期是各国竞相争抢的“香饽饽”。

1990年中国人在家门口迎来了北京亚运会,改革开放春风吹拂中,举国上下的倾情投入,成为一代人的记忆。这届亚运会不仅一举奠定了中国在亚洲体坛的霸主地位,而且在风云际会的九十年代初向世界展示了阳光开放的国家形象,北京、中国在亚运经济上的乘数效应,更为亚运激情镀上金光。

此后的中国办会历史,紧密贴合了国运和国力的上扬曲线世纪的头十年,中国四大一线年深圳大运会

北京市的经济平均增速为11.8%,约有1%由奥运会贡献,而人均国民收入翻了一倍多

奥运经济带来的辐射效应,极大地拉动了北京市旅游商业会展,而北京奥运带来的品牌效应及相关延伸的收益更是无可估量。这种“真香效应”其实早就为亚特兰大奥运会、悉尼奥运会等其他国家的经历所印证。而最近几年,随着越南放弃举办第18届亚运会、有关奥运申办热情消退的新闻屡成猜测,办会成“折本买卖”的声音开始流传。其中有时与势的改换,也有道与路的选择。

营城、惠民”的综合效应进一步显现。杭州亚运会新建场馆12个、改造场馆26个、续建场馆9个、临建场馆9个,赛事硬件同样焕然一新,“亚运效应”对文体消费的驱动、对城市经济的拉动也逐步放大。

作为GDP两万亿上下的城市,成都和杭州不缺办赛的家底,缺的是利用大赛提升城市基础设施改善民生、改善城市治理能力、优化城市功能、让绿色发展底色更鲜明、打开城市知名度美誉度等等种种综合效应。

当然,这些“应许”成果,不会自在自为实现,需要承办城市展现充分的智慧和能力。比如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在对赛事期许转向的前提下,如何在“安全、精彩”的同时实现“简约、绿色”?如何“花一样钱办两件事”地精打细算?如何用“黑科技”为赛事和城市赋能?如何施展赛事IP的深度开发和文旅宣传的花样用力?如何利用赛事提升重点区域面貌等等,都需要交出实打实的成绩单。

成都大运会开幕上,“太阳神鸟”穿越3000年时空,和空灵悠扬的古老石磬、灿烂温暖的蜀锦一起,以巴蜀文化特有的审美符号,向世界展示中华文明的美好气质。在大运的美好时光,来自各地的6500多名年轻运动员,走上成都街头,品尝当地美食,体验市井文化,在大运村里看皮影戏、学中国结。

解码这些或明或暗的文化线索,便立刻与“最忆是杭州”的风流雅韵“撞个满怀”,同源远流长的良渚文化、西湖文化和运河文化“心鹜神游”。

通过办赛办会,讲述美好的中国故事,为世界注入和平、团结的力量,是一个大国应有的担当,也是一个城市胸中的“国之大者”。

在一个波浪式发展、曲折式前进的经济恢复过程中,向世界推介“最好的成都/杭州”,也是一种提振信心、稳定预期的积极之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