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天足”里的经典文案(Ⅸ)有几个是你的青春记忆?

一、最后一个出场的舍甫琴科成为了冠军归属的决定者这是AC米兰历史上的第六座冠军杯奖杯,却是乌克兰第一次与欧冠金杯的触碰。谁能读懂他忘情的泪水?谁能理解他深深的渴望?谁能读懂他的那句“一个乌克兰人永远不可能赢得世界杯,冠军杯就是我的世界杯”?

将欧冠奖杯带到恩师的雕像前,是一段足球史上的佳话。欧冠冠军是乌克兰足球教父洛巴诺夫斯基终其一生都未能实现的梦想,他在因心脏病逝世一年后,爱徒终以金杯告慰恩师。他的泪水,他的渴望,终有出处。——舍甫琴科

二、“国王”离去,岁月却始终未曾远走。直到今天,你依然会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内外,看到那面印着坎通纳头像的法国国旗高高飘扬,听着那段熟悉的“Ohh Ahh Cantona ”的歌声回荡赛场,这个生于1966年——与英格兰首夺世界杯同年的法国人,也依然在用自己强大的影响力激励着英国足球。——坎通纳

三、德罗西又回到了罗马,只不过不再是球员的身份。在罗马城中,王子托蒂单骑救主的故事还在一代一代球迷心中流传,而托蒂身边那个始终低调的红狼忠臣德罗西,也用高调的精神演绎着属于永恒之城的永恒回忆。也许他只是淡然看待足球生涯的高山低谷,默默地任岁月和坚守的痕迹细水流长。——德罗西

四、经历过马特乌斯时代的球迷,的确有理由因为一个人而怀念德国足球的整个十年或者二十年。尽管他们从未缺少过铁血之躯,尽管24年后他们又问鼎了大力神杯,但以依靠整体为傲的德国队的确在那个时代里拥有过最顶级的巨星,他在37岁的时候第五次登上了世界杯的赛场,38岁还能荣膺德国足球先生,他在39岁那年最后一次为国出征参加2000年欧洲杯,德国队内“五代同堂”。——马特乌斯

五、历经岁月的沉浮,雷东多天然的蓝白色在沉淀下来之后,只剩下了那抹优雅的白色,雷东多永远属于皇家马德里。在与AC米兰结束职业合同后,34岁的雷东多选择了马德里郊区一支名叫查卡里塔的业余俱乐部继续他的足球生活。这里距离伯纳乌并不遥远,只是这里不再有伯纳乌的人声鼎沸,但当风静静地吹过,闭上眼睛,雷东多的脑海里,不时浮现出伯纳乌的旧时光。——雷东多

六、可是,最好的博格坎普依然有他难以触及的荣耀,冠军杯、欧洲杯与世界杯都不曾属于他。2006 年王子公园球场的雨夜,博格坎普坐在板登上看着巴萨“梦之队”登顶欧洲;三届欧洲杯,两届世界杯,这么近,却又那么远,他的一粒粒进球始终无法逾越无冕之王的障碍。但是回头看来,这些遗憾也是一份残缺的美好,假如失去了这种无可奈何,博格坎普也就太过完美。——博格坎普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20万请曹姓明星带货,3个月仅成交278元,法院判了!“翻车”的不止这一例

财联社3月19日电,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表示,目前的阶段没有迹象表明瑞士信贷的情况已经得到解决。

今晚,爆了!分析师、基金经理疯狂涌入!“将赴大陆”!热搜也爆了:张兰家族信托被击穿!

俞敏洪回应“东方甄选养殖虾当野生虾卖”:我们承认错误,因经验不足,不是故意为之

华为史诗级软件替代:MetaERP直面西方厂商垄断,重写设计工具打破软件断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