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失败的中卫和边锋才踢?不边后卫已是足坛最多元化的位置

直播吧5月8日讯 在2020年的天空体育分析栏目中,卡拉格曾拿评论搭档加里-内维尔开涮:“踢边后卫的要么是失败的边锋,要么是失败的中后卫,没有小孩会梦想成为加里-内维尔。”

但近年来的足球似乎在说明,边后卫已经不那么简单了——年年助攻上双的阿诺德罗伯逊们,一度领跑队手榜的里斯-詹姆斯,内收中路成为后置组织核心的坎塞洛,7000万欧风驰电掣的阿什拉夫……

The Analyst用直观的数据图表向我们呈现了——边后卫已经成为足坛最多元化的位置之一。

过去的十年对边后卫来说很友好。他们已经不再是最不时髦的位置,现在的边后卫可以成为任何角色——经典的防守人、现代的边路组织者、充满活力的套上边锋……甚至是伪中场。The Analyst以英超联赛为例,深入分析了过去10个赛季的英超数据,以了解边后卫是如何演变的,并从本赛季中找出一些突出的表现。

在进入正题之前,先来给出定义。除非明确提到边翼卫(wing back),否则边后卫(full back)作为术语,是包括那些在四后卫中扮演传统边后卫角色的球员,以及三后卫或五后卫体系中扮演边翼卫角色的统称。

目前普遍的看法是,边后卫的重心已经从防守端转移,他们如今在球场的更高位置触球,在进攻端贡献更多。但这真的属实吗?

事实上,自2012/13赛季以来,边后卫在日常比赛中的参与度就一直保持稳定,两人中至少一名边后卫持续参与运动战比赛的时间占到约54%,每90分钟触球接近30次。然而不同的是,他们参与比赛的性质发生了变化。

边后卫发生在进攻三区的触球比例从12/13赛季的22.7%上升到21/22赛季的26.8%。很自然,这种前移对进攻的发挥贡献更大,如今边后卫创造的机会能占到球队的20.4%——高于12/13赛季的15.9%。

说到边后卫,就不得不提到传中——边后卫们占据了本赛季所有运动战传中尝试的40%以上。

总体而言,各支球队的传中次数都在减少。12/13赛季每90分钟15.9次传中尝试,21/22/赛季到了12.0次,下降了24.5%。边后卫也不例外——12/13赛季每90分钟2.9次传中,如今的2.5次也下降了13.6%。

不过真正体现出这一点的,是他们选择传中的频率。本赛季,边后卫的传中占进攻三区传球的19.5%,12/13则高很多,这一比例为27.5%。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随波逐流。14/15赛季的伯恩利和12/13赛季的斯托克城边后卫,他们在进攻三区的传球42%都是传中。把事情简单化。

基本上来说,对于现代边后卫的普遍看法是站得住脚的——他们更具进攻性、创造性,并且往往更少传中。那么,本赛季每支球队的边后卫是如何使用的呢?

上图按平均触球位置高度排序,可以初步了解球队如何使用边后卫,当然球队使用的阵型对此也会有一定影响(三中卫体系的边翼卫触球位置相对更高)。南安普顿在这份榜单上排名第二——他们有81%的时间是在四后卫——如此激进的边后卫,很好地体现了圣徒在哈森许特尔治下的侵略性风格。切尔西、布莱顿和热刺都将他们作为边翼卫使用,这在位置高度上也有所体现。

水晶宫则处在另一个极端,他们的边后卫很少涉足前场。检视他们对进攻端的贡献时,感官会更加清晰。他们只创造了球队11.9%的机会,英超联赛最低。

在克洛普的带领下,阿诺德和罗伯逊(有时还有齐米卡斯)已经成为现代边后卫的代表。在利物浦61.5%的运动战中,都至少有一名边后卫参与——仅次于曼城的64.1%——利物浦的双边卫创造了超过35%的机会,是所有球队中最高的。尤其是阿诺德,他在边路的高位表现实在引人注目——球队给予的自由度让他本赛季创造了83次机会(截至热刺赛前)。

最重要的是,利物浦的双边卫几乎掌握了所有的角球主罚权,94.1%。特别是当尼注意到这项数据排在第二的纽卡只有60.4%,利物浦的这个比例就显得更加出奇的高。他们还采用了一种不常见的处理方式,大部分角球(73%)都是外旋,比例是英超最高的,远高于紧随其后的狼队(50%)。外旋角球可以让边后卫保持原本自然的左右站位。

对于曼城来说,边后卫是渗透的推进者。与利物浦的机会创造机器不同,边后卫只创造了曼城12%的机会——在英超排名倒数第二。但是他们参与了球队64.1%的运动战时间,又是所有球队中最高的。他们也是英超中站位最窄的边后卫,平均宽度只有41.7米。这些边后卫看起来真的像额外的中场球员。

典型的例子就是坎塞洛,他参与了曼城44%的运动战。英超甚至没有其他(后场)球员可以接近这种参与度——罗德里以37%的比例位居第二。他的触球位置类似于上面的阿诺德,但更侧重于中路,当然坎塞洛更加“多才多艺”,能够胜任两条边路。

一些边后卫已经习惯了进攻,甚至是尝试射门。本赛季,里斯-詹姆斯以五个进球领先。切尔西的所有边后卫似乎对球门都“两眼放光”,他们12个进球是身后热刺和阿斯顿维拉(各5个)的两倍多。

本赛季的这12个进球来自他们8.3个预期进球,因此你不会指望切尔西的边后卫们还会继续保持这种连续得分的势头,但是,和8.2个预期进球打进5球的热刺比较,蓝军已经巩固了自己作为球门前最危险的边后卫的地位。

最后,还是有人会拒绝让传中的传统消亡。就数量而言,西汉姆的曹法尔(4.0次)、里斯-詹姆斯(3.9次)和塞德里克-苏亚雷斯(3.9次)每90分钟(至少上场900分钟)尝试的空位传中次数最多。

传中消亡了吗?我们看看那些第一想法是传中的球员。纽卡的马特-里奇,伯恩利的查泰勒和西汉姆的本-约翰逊,他们38.2%、38.1%和36.6%的进攻三区传球是传中,这些都是传统边后卫的代表。但他们还不是前辈的对手,12/13赛季的丹尼-辛普森,他在纽卡的传中占到了所有前场传球的一半多(56.8%)。后来丹尼-辛普森作为莱斯特城的主力边后卫赢得了英超冠军。或许我们对传统边后卫也不该报以嘲笑?

边后卫已经成为足坛最多元化的位置之一。无论他们是激进的边翼卫还是四后卫的两侧,传中手还是“控球后卫”,每支球队都有自己独特的选择来部署他们。

卡拉格曾经打趣说:“没有人长大想成为加里-内维尔。” 现在不是了,或许很多人想成为下一个特伦特-亚历山大-阿诺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