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又陷入危局大巴黎的巨星战略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整个夜晚,王子公园球场都响彻着巴黎死忠球迷“超级集团军”的聒噪声——震天的鼓声,高扬的歌声,以及旗帜挥舞时的猎猎风声。即使姆巴佩在最后时刻扳平比分的进球,因为队友毫厘之间的越位而被VAR判决无效时,他们也不曾停下。

这种狂热,让人隐隐担忧——如果最后又是一场败仗,他们会不会对着自家球员出言不逊?即使在战绩顺风顺水时,球迷们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更不用说,不敌拜仁后,大巴黎遭遇各项赛事三连败,还被推到了欧冠淘汰的悬崖边上。

球员们似乎也嗅到了剑拔弩张的氛围。上赛季止步欧冠八强后,遭受大量批评和嘘声的梅西和内马尔,与球迷的关系就一直很紧张。赛后,两人少见地和队友一起到死忠看台下谢场,似乎已经准备好了迎接劈头盖脸的疾风骤雨。

然而,预想中的谩骂并没有出现。相反,素来以极端而闻名的死忠球迷们,并没有发火,也没有开骂,而是不停地送上掌声和口号,彰显着团结与齐心。一声声“这里是巴黎”的呐喊,在提醒球员们:比赛,还有第二回合。

然而,除非大巴黎将士们尽快以球场表现作出回应,否则,球迷们的怒火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2023年短短一个半月,姆巴佩们在11场比赛中录得5场败仗,已经超过了去年12个月的输球场次(4场)。这仿佛是自2011年卡塔尔财团收购大巴黎以来,球队正在经历的至暗时刻。

哈莱菲主席的豪言壮语犹在耳边,冷峻的现实却一次又一次地让其显得苍白无力。2014年,哈莱菲高调声称,球队要在4年内捧起大耳朵杯。如今,9年已过,大笔资金石沉大海,大耳朵杯却仿佛仍然远在天边,甚至变得更渺茫了。

有人会说,这是一笔不成功的生意,非也。一方面,大巴黎正在享受队史上的黄金时代,在法国国内唯我独尊,还成为世界足坛最大、最具吸引力的品牌之一。另一方面,事实或许令人震惊:卡塔尔投资大巴黎,本来就是一笔与足球无关的生意。

近期,卡塔尔埃米尔到访巴黎,会见了法国总统马克龙,商谈两国关系及能源合作等事宜。对阵拜仁当晚,卡塔尔埃米尔亲临王子公园,观看了这场所谓的“品牌展示秀”。

是的,卡塔尔人当然希望大巴黎登顶欧冠,但是说到底,这支球队只是他们在欧洲强化外交软实力的其中一个橱窗。可以赢,也希望赢,但不是必须赢。

不过,单纯从竞技角度来看,考虑到首都豪门所具备的财力和人员配置,球迷对成绩不可能没期待。然而,过去10年,历经安切洛蒂、布兰科、埃梅里、图赫尔和波切蒂诺多位名帅,他们一度具备加冕欧冠的希望,然而总是功亏一篑:要么以微弱劣势遗憾告负,要么在压力到达峰值时彻底。

是的,他们先后被巴萨、曼联、曼城和皇马淘汰,但是他们在欧冠赛场给人留下的最深刻印象,莫过于“被逆转之王”。在短时间内,比分便会发生戏剧性变化。这种情况在巴黎圣日耳曼发生过几次,但巴塞罗那、马德里、利物浦、曼城和其他球队也经历过。

与拜仁一战,大巴黎没,但大部分时间踢得都非常乏味。直到下半时姆巴佩带伤替补上阵后,他们才豁出去,放手一搏。

不少巴黎球员说过,欧冠表现乏力有客观原因——他们在国内赛场踢得太轻松,遇不上什么像样的挑战,所以一碰欧洲豪强,就有点顶不住压力。

要是在巴黎以90分和100球统治积分榜的往年,这个理由或许勉强成立,但今年,他们在国内赛场的统治力也开始动摇。不敌拜仁之前,他们已经先后输给了朗斯、雷恩、马赛和摩纳哥。

平淡,乏味,肤浅,足以概括这场比赛。坐拥如此多的球星,大巴黎的表现,却显得毫无斗志,宛如一盘散沙。拜仁占据了大部分球权(54%),在防守端也比主队更拼命。赛后,据欧足联官方统计,拜仁球员全场总计跑动数据为118.3公里,比大巴黎球员多了接近8公里。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就此向加尔蒂埃发难,巴黎主帅答道:“球员的特点,我改不了。内马尔和梅西是等着接球的球员,这就是他们的特点。”

如何让梅西、内马尔和姆巴佩产生化学反应?这道难题难倒了波切蒂诺。“大家都知道,这三人在一个队,将会产生难以置信的化学反应,”前大巴黎主帅在去年世界杯的专栏文章中写道,“但要找到合适的平衡点可不容易。”

为此,加尔蒂埃启用了沃伦·扎伊尔-埃梅里,这名小将以16岁零343天的年纪,成为有史以来在欧冠淘汰赛阶段首发出场的最年轻球员。他出生于2006年3月8日,梅西第一次拿欧冠冠军时,他才2个月大;卡塔尔财团收购大巴黎时,他刚满5岁;大巴黎签下姆巴佩时,他不过11岁。

出任右前卫的埃梅里,表现乏善可陈,在第57分钟被换下,这不是他的错。糟糕的是,加尔蒂埃很早就提出了换人申请,但比赛一直没死球,第53分钟,他眼睁睁地看着科曼打破僵局。

这是巴黎小伙子第二次手刃旧主了。上一次,正是2019-20赛季的欧冠决赛,他的进球,让生他养他的家乡球队,倒在了离大耳朵杯最近的地方。出生于巴黎东南郊区的法国边锋,职业生涯在这里起步。2014年,苦于一线岁的科曼转投尤文图斯,一个赛季后加盟拜仁慕尼黑,并为德甲班霸效力至今。

现年26岁的科曼,在这场比赛中出任首发左边翼卫。下半场,阿方索-戴维斯替下冬窗新援坎塞洛,科曼又换到右路。对此,纳格尔斯曼这样解释道:

“坎塞洛前插对方防线身后的次数和力度,做得都不够好。我们清楚,在下半场,我们的边翼卫会创造更多机会,科曼的进球就是这样。在赛前布置和中场调整时,我们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这粒进球,来自两位边翼卫的连线。在防守时,大巴黎交出了糟糕无比的答卷,每一个防守环节,都犯了错误——给了戴维斯过分从容的传中空间、后点漏了科曼、多纳鲁马扑救又慢了半拍。

首开纪录后,拜仁本有机会扩大比分,奈何多纳鲁马表现神勇,先后将舒波-莫廷与德里赫特的必进球拒之门外。随后,姆巴佩带伤替补登场,舒服了大半场的帕瓦尔、乌帕梅卡诺和德里赫特也终于感受到了压力。

第83分钟,姆巴佩前点接门德斯传中破门得分,但VAR判定助攻队员越位在先,进球无效。之后,大巴黎又发起数次反扑,均无功而返,帕瓦尔飞铲梅西,两黄变一红离场。最终,客队成功收获一场有惊无险、但又令人信服的胜利。

在纳格尔斯曼时代的第二个赛季,“南部之星”终于渐入正轨。去年3月,拜仁在欧冠1/4决赛被黄潜淘汰,全队上下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本赛季早些时候,他们在联赛中曾6战只取1胜。但现在,纳格尔斯曼演练的技战术逐渐成型,球队的风格也越发鲜明。冲击欧冠决赛?那让我们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

大巴黎的情况则完全相反,他们如同一盘散沙,没什么战术可言,更衣室氛围也始终微妙敏感。他们不缺钱,也不缺球星,为何始终无法突破天花板,而且总是输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

这家俱乐部有点迷失了,过于强调球星的作用,忽视了球队的技战术和心理建设。

他们的死忠球迷在去年就言辞激烈地表示,作为支持者,他们“不再认可一味堆砌名将,一味纵容球星,从而忽视技战术稳定性的俱乐部。”他们还认为,球队总是过分骄横,又眼高手低,感觉赛季在2月份才开始。

倘若线月份才开始”,那么首回合的失利,无疑是当头一记闷棍。在死忠看台不住地燃烧自我的巴黎拥趸们一定希望,当三周之后次回合交锋在安联球场打响时,他们也能品尝一回逆转对手的滋味。

早说了菜鸡三叉戟,MSN这种顶级的单体能力加化学反应无法复制,而无论哈基米还是门德斯都是典型的翼卫,最实际的打法就是引进实力派大中锋,不需要很强的个人能力,能基本做球扛中卫足够用,梅内全部拿下改打352,实力绝对能提一挡但显然主席都没这权利

今年如果不拿欧冠,巴黎阵容肯定解体,姆皇离队,后面卡塔尔去英超发展了。因为如果今年法国夺冠,姆皇24岁就两个世界杯和一个金球,欧冠还可以慢慢等,现在肯定不能再荒废了

一心离队的姆皇不嘘反倒是资历最老的马儿和表现最好的梅西被嘘主场球迷的脑回路也是够清奇

归根到底还是法甲竞争力太差,天天跟臭棋篓子下棋,把自己都给下迷糊了,搞得现在国内比赛踢起来意兴阑珊,打高端局又顶不住那个强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