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与CUBA半决赛同天 清华学生军战前先赶考

今年,清华大学篮球队成为北京地区首支杀进CUBA四强的球队,打好主场的半决赛对继续晋级非常重要。时间有些冲突,但学校并没有在文化考试方面“网开一面”,校方的解释是,在这里,考试与比赛同等重要。

早晨8点50分左右——比约定时间早大约10分钟,记者赶到清华大学综合体育馆。清华男篮前一天刚刚代表北京参加印尼邀请赛回国,原以为旅途疲惫会使队员们赖床晚起,但是还没走进球馆,就听见了篮球与地板撞击的砰砰声。

早晨8点半起床的队员们,看上去还没有完全活动开,正在进行一些简单的投篮练习。主教练黄云龙站在场边,虽然不说话,但面带焦急的神色。“17号一下飞机,就有队员要赶到学校参加考试,过一会儿还有三个主力要去考‘外汇业务’。”黄云龙抬手一指,将记者引向正在体育馆休息室里补作业的赵南、孙锋和张寰宇。

贵宾休息室里,清华著名的双子星之一、强悍的光头大前锋赵南,正为能否在短时间内补完作业而挠头。

“9点50分开考,老师要求考试前必须交上作业。这个学期比赛特别多,正好又刚去了趟印尼,作业全耽误了,只能现在赶紧补。”身着红色运动服、脚穿篮球鞋的赵南今年大四,此刻他正奋笔疾书,头也没时间抬。他在清华经管学院工商管理专业的两位同学,同时也是清华篮球队先发五虎的控球后卫张寰宇、小前锋孙锋,也在隔壁攻克同样的任务。

9点半左右,赵南等人拎着书包从休息室跑进球场,他们已经完成了作业。主帅黄云龙没有留给他们准备活动的时间,直接让三人上场与主力得分后卫刘子秋、主力中锋李彬,组成五人的先发阵容,立刻开始战术演练。

“7号变了啊。”刘子秋赶忙告诉赵南战术有变,需要重新演练。“哦,好好。”赵南不住点头,抓紧时间重新熟悉。“李玉章,你赶快给赵南讲明白。”看见赵南还有些搞不清状况,黄云龙焦急地让替补李玉章给赵南开小灶单独讲解,其他球员继续操练。

好在赵南领悟能力不错,迅速回到战术体系当中,但是此时距离开考时间已经不足15分钟了。“先这样吧,跑跑篮,赵南你们几个赶快走,其他队员留下接着练。”战术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但黄云龙只能让赵南等人先去考试。

“考完要12点半了?12点45分来球场集合,下午2点开球,千万别迟到。”助教李波最后提醒着。

9点40分许,顾不得和队友、教练打招呼,赶考三人组捡起书包,冲出球馆。前锋孙锋一马当先,后卫张寰宇紧跟在后。落在最后的赵南有自行车,还肩负着为前面两位队友买早点的任务。

“早晨没时间吃,现在肚子咕咕叫了。”10分钟内,从校园北面的体育馆出发,到南面的经管学院大楼,路程至少有400米,赵南要先去趟食堂,再赶赴考场。

那边赵南任务艰巨,这边孙锋和张寰宇也不轻松,一路小跑进了教学楼,却找错了教室。一通电线楼,看见了熟悉的同学们。还没坐定,孙锋就赶忙把考试地址用短信告诉赵南。

距离开考还有2分钟,一边往嘴里灌着可乐,一边给另两位队友拿着包子的赵南冲进考场。监考老师随后赶到。

在下午激烈的比赛前,三个好动的运动员必须耐心坐下,花2个多小时完成考试。

下午,从考场赶到赛场的赵南等人最终没能抵挡住老牌冠军球队华侨大学的强劲攻势,以80比103败北。赵南和孙锋分别得到17分,张寰宇得到9分送出4次助攻。

在如此重要的比赛前,能不能放球员们一马,让他们延期考试呢?这是作为局外人最正常的想法。但是清华大学体育部副主任吴跃健说:“这里是清华,在文化课的教学上不可能有一点放松。”

吴跃健介绍,以训练为主读书为辅体育生,在一定范围内确实存在。但在清华,体育部38支运动队的600多名学生,必须将学习放在与训练同等重要的位置。

“清华篮球队和其他运动队的主要目的都是全面育人,培养综合性人才是首要目的,这点不会改变。”吴主任强调了清华运动队的学生军特色。

考虑到训练和比赛占用学习时间这一特殊情况,清华特意在经管学院设置了专门的体育班,体育生每学年的学时比一般学生少,但是他们的总学年达到5年,比一般本科学生多出一年。

今年大五的刘子秋是清华大学篮球队著名的双子星的另一半,因长相和球风一样帅气而备受球迷青睐。他是清华大学男篮参加CUBA以来培养的第三批队员,是现在队中的元老级人物了,目前被推荐上研究生,同时被一支CBA(CBA新闻CBA说吧)的南方球队看中。

打职业联赛,无疑是实现篮球梦想的好机会,也意味着更多的收入。要知道,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有比赛,刘子秋和队友们连吃自助餐的钱也没有,只能拿着十几块的补助自己去食堂解决。

但是物质诱惑显然不足以完全主导刘子秋对未来的选择。“我还不着急,先打完这个赛季再说。如果要打职业篮球,肯定就不能继续学习了。反过来也一样,研究生的繁重学业,也不可能再让我挤出时间来打球。丢弃哪个都挺可惜。”从语气上来看,困扰刘子秋的是一个“甜蜜”的问题。

吴跃健告诉记者,刘子秋的师哥们有很多都已经走上了与篮球无关的工作岗位,在运动场上磨炼出来的坚强品质和果敢作风,以及在清华学到的知识,让他们在职场游刃有余。

近年来,运动员退役后的生活状况逐渐受人关注。由于很多原因,不少赛场上的健将进入社会,却变成了生存竞争中的弱者。曾经的冠军搓澡工邹春兰、曾打算卖奖牌的艾冬梅(艾冬梅新闻艾冬梅说吧),都是这方面的典型例子。

对于不知如何解决运动员出路的管理部门,对于众多面临退役却不知路在何方的运动员,清华大学的“全面育人”观念,也许可以提供一些筹划未来的启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